fbpx

歐亞非混血的「非洲印花布」

2020-02-19
隅產業
, , ,

對台灣的人來說,對於非洲民眾的穿著,不少人會聯想到鮮豔多彩的印花服飾,配上炎熱的天氣與明亮的笑容,彷彿是他們最佳的展示。可想而知,這些漂亮印花衣服也是他們悠久的文化傳統之一吧?事實上,卻不盡然是如此。製造這些印花服飾的其實不是非洲當地的工坊或工廠,而是一個荷蘭公司,更進一步探究,這些鮮豔布料的文化根源,竟來自於地球另一邊的印尼蠟染

到如今,當遇到明亮鮮明花色的服飾,已讓人直覺地聯想到非洲,在歐美時尚界,這樣的風格也直接被稱之為「非洲風格」,其大膽花色頗受設計師與群眾喜愛。然而,被認為是「非洲傳統印花」從出生到現在,其實都是荷蘭一間名為 Vlisco 公司的產品。

相當具辨識度的非洲印花,其實是由荷蘭公司生產

Vilsco於1846年成立,最早是以印花棉布、手帕、床單等製品起家。創辦人Fentener van Vlissingen在1850年代得到了印尼蠟染的樣品,當時印尼都還是採用純手工費時費力的方式製作蠟染布,商人腦袋靈機一動,覺得要是能改以機器大量生產豈不是一大商機,便開始研發用滾筒印刷技術製作蠟染布,後來成功生產出第一件印花的蠟染衣。

Vlisco開始將大量的仿製蠟染布料外銷至印尼,也就是荷屬東印度群島。他的腦袋沒想錯,仿製蠟染衣在當地熱銷,但這種價格低廉、品質較為低劣的蠟染布料,卻嚴重衝擊到印尼本地勞力密集的傳統蠟染產業,後來便遭到當地政府禁止進口,投入龐大資金研發與機器設備的Vilsco,不得不重新找尋新的市場。

看到這裡,你猜到後續的發展了嗎?這個新的市場,正是非洲。

作工精細繁複的印尼蠟染工藝,是「非洲印花布」的文化源頭

而選上非洲成為新的市場,也有其背後的一番道理。在航線上,西非是荷蘭出口貨物到東南亞的中繼站,蠟染布料在之前出口印尼時,早有部分產品流入西非市場中,有部分的消費人口。此外,西非與印尼同被荷蘭殖民統治,這個布料在印尼廣為流傳時,在派駐當地的迦納裔士兵間引起一陣風潮,當士兵返回西非後,也一併將這個流行帶了回去。

其實,這類印花布料因機器與材質原因,容易造成印花有裂痕,在印尼被看作不完美的印製裂痕,在非洲消費者心中反而成了有辨識度的特色。20世紀左右,Vilsco的仿製蠟染布料便以「Dutch Wax」(荷蘭蠟染)聞名,雖然迄今依舊可以看見蠟染的影子,但漸漸融入非洲當地的印花設計,也讓他越來越有「非洲味」。

蠟染在西非當地逐漸火紅起來,事業經營有成的Vilsco也迎合當地口味,與當地以女性為主的銷售者與消費者緊密合作,他們提供諸多點子,至今公司裡很多設計師是來自於非洲。有些特定花色因而變得很有當地特色。例如有款「你我同飛」(You fly, I fly)的布料,描繪鳥兒飛出籠子的景象,是很多新婚婦女的最愛,穿來象徵對婚姻的忠誠;另一款「倒下的樹」的設計,則印上迦納當地的一句諺語「一棵樹無法抵抗風吹」,亦即「團結就是力量」之意,在迦納特別受歡迎。

「你我同飛」的圖騰在新婚婦女間十分流行

在西非另一小國多哥(Togo),買賣Vilsco服飾的貿易掌握在特定家族手上,銷售與消費Vlisco布料的人往往都是女性,「賓士媽媽(Mama Benz)」的圖騰就是用來紀念第一個購買賓士車的家族女性。而消費者也通常願意花費較高價格購買荷蘭生產的布料,而非本地或中國生產的「仿冒品」。非洲消費者認可Vilsco這個荷蘭公司生產的「非洲印花」,表現出十足的品牌忠誠度。

「賓士媽媽」圖騰紀念印花業在非洲造就的獨立女性

回顧非洲印花布料的發展,可以看到一種有趣的全球文化交會,源起於亞洲、研發生產自歐洲,但卻被大眾視為「非洲傳統印花」的混血蠟染,融入非洲血液而閃閃耀眼。今後當我們再看到繁複美麗的非洲花紋,我們會知道那裡頭混合著印尼的文化、歐洲殖民貿易的歷史與非洲當地的活力。

分享及相關文章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