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鯨魚失蹤了?南非鯨魚節看不到鯨魚

2020-01-03
隅社會
, , ,

一年一度的「鯨魚節」在今年九月底在南非小鎮赫曼紐斯(Hermanus)舉行,這小鎮擁有被譽為「全球最佳的觀鯨海岸」。只是,在整個活動期間,鯨魚「千呼萬喚不出來」,史上第一次遊客完全看不到鯨魚。

賞鯨小鎮赫曼紐斯位於南非大城開普敦東南方,這裡的海灣呈半圓形,每年九月初至十一月底,大批鯨魚會從南極順著溫暖的洋流而來,在海灣嬉戲,還經常游到岸邊,因此赫曼紐斯的海岸吸引各國遊客慕名前來。主辦方說,三天裡我們吸引到遊客估計超過八萬人。但不少人說,他們從日出等到日落,卻完全沒見到任何鯨魚。

南非海洋生物研究所負責人費爾默倫說,在赫曼紐斯灣出現最多的是南露脊鯨,牠們行動緩慢,儘管身軀龐大但很脆弱。鯨魚對環境變化非常敏感,極易受到傷害,由於人類大肆捕殺和氣候變化等原因,現有十三個鯨魚物種中的七種處於瀕危狀態

鯨魚節越來越難見到鯨魚本尊(Where2stay)

費爾默倫說,赫曼紐斯海灣鯨魚大幅減少的原因還包括,氣候變暖導致洋流溫度變化,鯨魚遷徙途中沒有足夠食物。還有不少鯨魚死於船隻碰撞、釣絲纏繞,或因覓食區域遭天然氣和石油工程的有毒物質汙染而死。

沒有鯨魚的鯨魚節似乎讓人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鯨魚好像真的不見了。對赫曼紐斯居民來說,他們對鯨魚不斷減少感到最多的衝擊,集體呼籲保護鯨魚、保護環境,呼籲保護鯨魚或許不僅僅是訴求觀光上的價值,大膽地說,或許鯨魚能幫人類拯救地球。

鯨魚被證實為新的固碳神器(Good News Network)

鯨魚固碳 一隻抵千棵樹

現在的科學證據越來越明確顯示,人類的碳足跡正威脅著我們的生態系統和生活方式,減緩氣候變遷的任務面臨兩大挑戰:第一是減少大氣中二氧化碳,或減少它對全球溫度的影響;第二是找到減少方法後能有足夠資金,將之付諸實踐。

最近科學家們發現一個不需任何技術與過多資金,就能從大氣中捕獲更多的碳,這方法就是增加全球鯨魚數量。海洋生物學家最近發現,鯨魚,尤其是體形大的鯨魚,能從大氣中捕獲大量的碳,而捕獲量甚至抵得過上千顆樹。

鯨的碳捕獲潛力令人驚嘆。牠們終其一生不停在體內累積碳,死後沉入海底。每條大鯨平均保存33噸二氧化碳,並將這些碳存放數百年之久。相對地,一棵樹每年僅吸收48磅的二氧化碳。

護鯨可以顯著增加碳捕獲量。目前體形最大的鯨魚數量只是過去的一小部分,令人遺憾的是,經過數十年的工業化捕鯨,生物學家估計,如今鯨魚總數量不到以前的四分之一。某些物種,像是藍鯨,只剩下過去的3%。

許多國際組織已經實施「減少濫伐及森林劣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Reducing Emissionfrom Deforestation and Degradation,REDD)計畫,用這些計畫的資金保護能固碳的生態系統。如果能調整這些措施,同時支持國際上保育鯨魚族群的工作,或許對氣候變遷影響會更為顯著。

鯨魚的碳通量與氧通量示意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鯨魚與浮游生物對大氣的平衡

有鯨魚的地方就有浮游植物。這些微小的生物捕獲370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根據估計,佔所產生的二氧化碳總量的40%),產生大氣中50%的氧氣。這相當於1.7兆棵樹、四個亞馬遜森林,或者美國紅杉國家公園和州立公園所有樹木每年吸收的二氧化碳量的70倍。浮游植物越多,碳捕獲量就越多。

近年科學家發現,鯨魚無論到哪裡都能使浮游植物倍數增加。原因是鯨魚的排遺含有各種浮游植物生存所需的物質,尤其是鐵和氮。鯨魚透過垂直運動(稱為「鯨魚幫浦」)以及遷移(稱為「鯨輸送帶」)將礦物質帶到海洋表面。初步的模型和評估顯示,在鯨魚頻繁出沒的地方,這種施肥活動顯著促進了浮游植物的生長。

浮游生物關乎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氧氣來源。圖為全球海域的葉綠素濃度分布(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讓鯨魚量恢復可能相當於20億棵樹

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能讓鯨魚恢復到工業捕鯨前400萬至500萬(今日僅略多於130萬)的數量,可能會大大增加海洋中浮游植物量和每年浮游植物捕獲的碳量。鯨魚活動只要讓浮游植物生產力提高1%,每年就可以多捕獲數億噸的二氧化碳,這相當於突然長出20億棵成熟樹木,更別說鯨魚平均壽命超過60年所能產生的影響。

專家估計,若鯨魚恢復到捕鯨前的數量,每年捕獲17億噸二氧化碳,價值等於每人每年用13美元補貼鯨魚的吸碳服務。如果我們同意支付此費用,應如何在國家、個人和企業之間分配?每個必須承擔部分保護鯨魚成本的個人、公司和國家應該得到多少補償?誰來監督賠償,並監督對新規則的遵守情況?

鯨魚常見於低收入和脆弱國家周圍的水域,這些國家可能無法採取必要的緩解措施。像全球環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這種協助國家滿足國際環境協議的機構,就可以提供協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可以幫助政府將鯨魚緩解氣候變遷的宏觀經濟利益,以及護鯨措施的成本,納入其總體經濟方案中。世界銀行具有設計和實施特定計畫的專業知識,可補償私部門為護鯨所做的努力。其他聯合國和多邊組織可以監督遵守情況並收集資料,以衡量這些工作的進展。

護鯨經濟學或許該成為全球社會氣候議程的顯學,因為鯨魚在緩解氣候變遷和增強適應力方面的作用無可取代,應該考慮將其生存納入190個巴黎協定簽署國的目標中。

整理轉載自人間福報環境資訊中心

分享及相關文章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